我在日伪时期的片段回忆

作者:委员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07日

                         作者--- 胡锡俊
我于1916年生于河南省民权县西胡庄村,现属程庄镇管辖。如今已经八十多岁了。谢系陕西省标准缝纫机制造公司子弟学校离休教师。我小时候在家读私塾三年,后到邻村升级公立小学上学。到四年级时因战事不断土匪出没就此停止学业,在家练习书法。不久,民权县城(今城关镇老城村)小学招收五年级插班生时我前去报考后被录取。民国20年1931年我小学毕业后考入县立中学学习。正在我进入中学的时候,即1931年9月,日本帝国主义制造918事变,侵占我东北三省,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民族义愤。各地学生纷纷起来加入共产党等抗日组织,反对国民党出卖主权,妥协投降的政策,要求政府出兵收复失地,这在我的脑海里受到了很大震动。
1934年我正在上中学三年级时有一位来自河南省汝南县赖庄村的赖鹏到我校求学。为什么赖鹏远在汝南却到民权求学呢?后来我才知道因为这位同学年龄较长,在汝南加入中国共产党搞党的地下工作,进行抗日宣传,开展救亡运动,不慎被国民党发现,当地军警要抓捕他。于是他通过民权县中校长杨行武(汝南人)的亲戚关系来到民权。她以学习为名继续做党的地下工作开展抗日战争。因为赖鹏和我是同窗好友他经常给我讲革命道理使我对共产党有了初步认识并萌发了抗日念头。中学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自找出路了。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1938年日军占领民权,成立日伪县政府,伪县长康成,县政府先后内设教育科、建设科、征收处、文书股、维护会、警察局、保安大队等机构。我当时在家赋闲,一次我去开封走亲串友,碰到民权县中原校长杨行武,他兴奋地告诉我:"你的同学赖鹏现在可以啦,在汝南一带拉起了一千多人的队伍,开展游击战争,担负起了抗日反蒋的双重任务。"他问我想干啥?我说"一事无成"。但从来不疼的行为中,我受到了启发。
1939年秋季的一天,我在申集小学读书时的同窗好友李再望(中共地下党员)和我表兄戴瑞光(兰封县代庄村人,河南大学毕业)先后来到我家。代瑞光说:"我和再望想在兰封县第三区组织青年成立新民主义青年团,壮大抗日力量,开展抗日斗争。"他说完之后,李再望接着说:"初次与青年见面,不要暴露身份,由瑞光讲。"尔后我向再望诉苦说:"现在日寇侵占我半壁江山,我们能这样当亡国奴吗?我该咋办呢?"你再望回答说:"对你我已作过多次考虑,你要是有兄弟二人,我早就动员你和我一起干了,因为你是独生子,暂时不准备让你跟我干,以后究竟怎么干,明天我到东北去,等不长时间,我再来和你商量。"
第二天我和瑞光到程庄时,从高集、王桥等地已来到八十余名爱国青年,集合在程庄学校五年级教室开会。瑞光讲了一个多小时开展抗日斗争的道理。参加会议的青年一致认为讲的好。不少人说:"现在抗日有头了,我们就好办了!"会后我对瑞光说:"这可是一支抗日力量啊!"这件事后被日寇得知,把代瑞光抓走被一棍打死。解放后他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至今,我还在怀念他。同年深秋,我村与我家有私仇的土匪胡秀生,向县报告,说我家通八路军。于是,县皇协军第三营来兵,把我父亲抓去,并把我家弄个人财两空。第二天上午我来到第三营部,一见营长齐鸿恩,原来是我的同班同学。我把情况向他说明之后,齐鸿恩就去找保安队司令朱广仁(地下党员)。不到中午时间,他回来说:"和朱司令说好了,让你父亲回去。"结果齐鸿恩唯恐路途被土匪胡秀生所害,就派人把我父亲和我护送到家。
时隔不久,李再望又来到我家,他说:"和党组织商量好了,想让你到日伪县政府干事,至于以后的事情我会与你联系的。"当时我认为虽然到日伪县政府干事名义上是件不光彩的事,但我听的是共产党的话,能为党为抗日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从良心上也说得过去。
到日伪县政府工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经过多方努力,通过老同学常兆民,找到他的任教育科长的父亲常乐图,便同意我到教育科当雇员,上有科长、督学、办事员,我是职务最低的一名雇用人员,叫干啥就干啥。我记不清哪一年秋天了,省督学催我要学校的十八种表册,教育科需要派人到各校要数填表。县城西南部的新兴寨一带是新四军、日伪军、顽匪交换活动"三管"、"三不管"的地方,我的几位上司都不敢去,怕有生命危险,这时,督学谭季平要叫我去,说什么"我们考虑,你去没事儿,那一带你的同学多会保护你的。"本来我也不想去这个地区,但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先到内黄、人和、金狮,最后到了新兴寨学校。时任日伪军县大队连长的杨清泉见了我说:"老弟,这里可是是非之地啊,可不能乱跑,不然就把小命搁进去了"。一位老师对我说:"有人让你马上离开这里。"后来才知道,他说的这个人就是新兴寨学校校长冯在革(后改名正文,中共地下党员),因为他通过李再望知道我的情况。于是,要完数字后,我便乘坐前往县城送粮的大车返回日伪县政府。当天夜里,在新兴寨,新四军和日伪军发生了一起激烈的战斗,县大队第三营死亡约40人,我内心知道,要不是冯校长对我的关照,早就命归黄泉了。
1943年,我随教育科长改任文书股长的常乐图,从教育科调到文书股,主要职责是抄写文书,上呈下达,一天,伪县长康成,匆忙的来到文书股,对张秘书(张万波)说:"新兴寨学校校长冯在革是新四军地下县长"。张秘书说:"情况准确吗?"康成说:"刚来的材料"。我在一边听到这个消息,停了片刻,趁人不防找个老友,立刻给正在县城办事的冯校长送讯,让他赶快离开县城。结果冯校长避免了一场临头大祸,这也算是我报答冯校长救我一命的恩情吧!
我在日伪县政府当雇员的几年时间里,已经是我地下党负责人的李再望,多次与我联系,大都在县城(今民权县城关镇老城村)西边的崔庄村一个地下联络站,我把所知道的日伪县政府的情况如实地向他汇报,究竟起到了多大作用,后因李再望在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联系中断,我不得而知。但我被作为当地地下党的负责人的李再望派到日伪县政府当雇员,我力所能及地尽到了我应尽的责任,至今问心无愧。
作者简介,胡锡俊,男,1916年生,河南省民权县程庄镇西胡庄村人。1937年民权中学毕业后曾任日伪县政府教育科、文书股雇员多年。解放战争时期,在程庄学校任职。建国后,曾先后在兰封县第三完全小学、民权县程庄学校,毕级学校,西胡庄学校当教师。1975年,调陕西标准缝纫机制造公司子弟小学当教员,至今1979年离休。

(编辑:委员)